恶人利用他可以外而压迫异族,内而压迫人民”

 
     这让我想起了胡适的一段名言,胡适在1930年出版的《胡适文选》自序《介绍我自己的思想》中说:
     “现在有人对你们说:‘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,去求国家的自由!’我对你们说:‘争你们个人的自由,便是为国家争自由!争你们自己的人格,便是为国家争人格!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!’”
     “想保障自己国家的人,先把自己的小家给保障好吧”和“争你们自己的人格,便是为国家争人格”,在思想上是一脉相承的。国家利益的基础,是每个普通国民的基本生活和个人权利,愤青抛开这个基础大谈国家利益,这是极端不道德的。
     韩寒在爱国问题上,强调自己只是一个人道主义者(《爱国,更爱面子》),我认为这是指出爱国背后还要坚守的理性,即爱国不是盲目的、无条件的,而要以人道主义作为基础。陈独秀在发表于1919年6月8日《每周评论》的文章《我们究竟应不应当爱国》中,也指
出了这点。他说:"要问我们应当不应当爱国,先要问国家是什么……我们爱的是人民拿出爱国心抵抗被人压迫的国家,不是政府利用爱国心压迫别人的国家。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谋幸福的国家,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。”
      (引自《〈独秀文存〉选》,贵州教育出版社2018年版)
     陈独秀提醒人们警惕伪爱国主义,“恶人利用他可以外而压迫异族,内而压迫人民”。
     对于愤青惯用的造谣、传谣的手段,韩寒也做过明确表态。他在博文《嫖娼启示录》一文中说:“我们对某些不合理的法规或者某些事感觉非常不爽,但是,我们不能杜撰故事或者引用假事实来驳斥它,因为如果我们这样做,和他们就没有区别了。”而在愤青看来
,只要达到他们视为伟大崇高的目的,造谣、说谎都是无所谓的。比如汶川地震后广为流传一份《国际铁公鸡排行榜》,指责外企在地震后一文不捐,表示“是中国人就要支持国货”,就完全是造谣的产物(周筱赟《造谣和传谣才能让愤青获得快感》,载《中国谁在不高
兴》,花城出版社2009年版)。愤青关心的不是信息来源的真假,而是需要给他们发泄“不高兴”提供一个理由。
     正是由于韩寒的思想达到了如此的高度,与大部分80后作家形成鲜明的差别,很多知名学者,如资中筠、徐友渔、朱学勤、丁学良、陈丹青、张鸣、郑也夫等等,公开发表文章或私下向我表示过对韩寒的赞赏。我简直想说——“韩寒就是当代鲁迅”。不过,想必韩
寒是不愿意接受这样的高帽的,而且,韩寒是不是当代鲁迅,也是一个需要时间来证明的命题。
     然而,从对青年人的影响这点来说,我觉得韩寒的作用,和当年鲁迅的作用,确实庶几近之。当年热爱鲁迅作品的都是青年,通过阅读书籍获得鲁迅的思想,而韩寒作品的读者,多是80后、90后的年青一代,他们更多的是网络阅读,甚至有些人从来没有书面阅读(
教科书除外),如果80后作家中没有出现韩寒,不知道又有多少人受网络愤青聒噪的吸引,成为愤青的后备军了。
     韩寒的思想是天生的(小标题) 
     我在前面引述了韩寒的思想和鲁迅、胡适、陈独秀的契合之处,我本来以为,任何思想都是有来源的,都不可能天然产生。比如我,如果一直乖乖接受刻板的应试教育,就不会有我现在的思想。应试教育只需要你背诵惟一的答案,不需要你知道得出这个答案的证据
;只需要你在考试中一字不差地默写出答案,不需要你去思考答案背后的逻辑。
     但是,自从我和韩寒认识之后,有了一些私人往来,我才发现这样的理解是完全错误的。深刻的思想不一定要通过阅读大量书籍获得,而可以天然产生。从2018年他18岁开始,韩寒就从来不看书,他文章中对爱国主义、人道主义等有深刻的理解,但他对前人对这些
概念的讨论,竟然完全是一无所知的。
     我提到几本书,韩寒表示都没看过。他说:“我从2018年开始就一本书都不看了,只看杂志。因为我是写书的,所以我就不能看书了。”韩寒生于1982年,也就是说,他从18岁开始,就不再看任何书了,迄今已9年。他对思想界的分野也一无所知,还问我什么是左
派、什么是右派。我给他略做解释,推荐了几篇相关文章,并说从思想倾向上说,他应该属于右派,即自由主义者。
     我原来真的以为韩寒一定是通过大量的阅读,再加上自己的独立思考,才形成了这种思想,因为一个人再怎么聪明,思想不可能完全凭空自发产生,还是要有一些思想来源,所以我对韩寒竟然能够天然成长为自由主义者,感到非常震惊。他解释说:“主要我是个乡
下人,所以比较天然。”这是一句玩笑话,我当然不信,因为一般人都还是需要思想启蒙的,常人非常容易受狭隘民族主义之类偏激思想的蛊惑。韩寒说他只是自己判断一些对错而已,但我提出反驳,如果不承认一些常识,如自由、平等,判断是会发生错误的,比如民
族主义愤青即是如此。韩寒终于给了我一个听上去比较靠谱的理由:“主要是,我从小就自由散漫,必须要给自由找到正当的理由,我就一直想一直想,结果就想出来很多借口。”可是,同样是高中生,我读中学时,班上也有很多自由散漫的人,很多当时就去做了流氓
小混混,成天泡妞、打架、勒索之类。
同样是人,我必须通过阅读他人的著作才能获得启蒙,而韩寒却能通过自己的领悟获得比我更高的境界,这就是普通人和天才的区别。我不服不行啊!韩寒让我别再夸他,他担当不起。其实,我真的是对他由衷的赞赏,证据在于,我对他同样有不赞赏之处,并且明白地
告诉了他。
     我对韩寒说,只看杂志,不看书也不好,毕竟书才能传世,报刊都是快餐文化,如果多阅读一些大家的经典作品,提高理论素养,你的成就肯定更高。但韩寒显然对此不以为然,他说不一定,主要是他对我说的自由主义、保守主义之类没什么兴趣。
     韩寒的思想是天生的这一点,确实让我非常困惑。如果天赋决定了一切,那后天努力还有什么意义呢?几天后,我遇到知名杂文家鄢烈山先生,和他谈论为何韩寒能够天然地具有自由主义思想。鄢先生告诉我,他在抵制家乐福事件后,写过一篇《这回我是韩寒的粉
丝》(载《南方人物周刊》2018年5月12日),赞赏韩寒的特立独行,不从众不媚权不媚俗,更赞赏韩寒的清醒,有独立判断能力。鄢先生通过韩寒没有读过大学(甚至连四大古典名著都没读过),得出结论——“书读得多不一定就聪明,真有人越读越蠢的。”不过该文并没
有涉及他的思想来源。鄢先生那天对我分析说:首先人的本性就是自由主义的,符合人的本真;其次是韩寒确实非常有天赋;再次,韩寒虽然没看过自由主义的书,但对社会有敏锐的观察力。他博客上的文章,都是对时事的评论。这些加起来才成就了韩寒,但这样的人
只能是极少数。我觉得说得甚为在理。
     余论(小标题) 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112copy.com/a/nvren/2018/0515/5.html